您的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博 > 博物馆巡游  > 详细页面

与历史对话(第二十三期),扎鲁特旗南宝力皋吐博物馆

来源: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网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3日 浏览量:

  2006年始,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当地文物部门对扎鲁特旗南宝力皋吐遗址和墓葬陆续进行了考古发掘,清理墓葬400余座,房址18座,出土各类文物1800多件,引起学界和社会关注。南宝博物馆于 2015年开工建设,2016年建设完成,2017年做馆内陈列安装。博物馆总占地为300亩,博物馆建设面积为3800平方米。

  进入博物馆的序厅部分,为了让人们对史前文化有一个初步的认识 ,我们制作了一个以文明曙光为主题的短片 。

聚落岁月 文明交汇

  南宝遗存所显示的农业与采集两相结合的生产方式,促进了当时的社会发展,而先天的地理环境优势,又使这里成为当时的文化交汇中心。南宝遗存中带有许多周边考古学文化特点,似乎是在讲述几千年前在这里发生的关于文明交汇的故事。

  

  

历史肇端 南宝之家

  南宝力皋吐遗存反映了这一时期聚落居民在农业、狩猎、制陶、丧葬等方面的活动情况。南宝历史从这里起步,这里是南宝先人的第一个家园。

  聚落炊烟;南宝D地点发掘清理了18座房址,这些房址都是半地穴式的,平面呈“凸”字形,房址都有门道和灶。他们的定居生活促进了农业的发展,原始艺术及陶器制作也随之进步和提高,房屋座座,为我们展现出南宝古老村落的原始风貌,南宝最早的炊烟,就从这里升起。

  农耕伊始;南宝遗存中有一批农业生产工具,是这里农业发展的证明。原始先民用石器开垦荒原,刀耕火种,农作物主要是黍谷类作物,并且辅以一定规模的狩猎来作食物的补充。

  陶韵风采;生活稳定的南宝先民,在生产之余,加快了对艺术追求的步伐,接受来自周邻同期文化的影响,他们开始在日常使用的陶器上面描绘图案,形成了独特的南宝风格。雍容华贵的彩陶图案,纹样繁复的划刻特点,宛如一面面飘扬在这里的旗帜,引领着南宝先民走出原始泥沼,迎接文明曙光。

  南宝猎人;狩猎作为原始农业的补充,在当时的聚落生活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考古遗存中发现的动物骨骼种类及数量,是研究当时南宝地区自然环境以及人与动物关系的十分宝器的资料。

  部落结构;南宝遗存中发现一件青石制成的石权杖首和一批与相关的玉制品引人注目,这些应是部落酋长或具首领身份的聚落成员标志,反映出南宝聚落已经出现等级差别。遗址中发现的四个完整骨角质冠饰,出土时均套箍在遗骸头颅上,显然是一种帽子,是戴冠人特殊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幽冥世界;南宝原始居民,在聚落外面开辟成片的公共墓地,氏族成员死后葬入其中。南宝墓地共清理墓葬近400座,有单人葬、双人葬和三人葬等多种葬式。墓中多随葬一些陶器和石制生产工具,个别墓葬发现有“毁器”现象,反映了当地新石器时代晚期人类的丧葬习俗。

  珠饰宝物;南宝遗址出土了很多用玉石制作的串珠等饰件,光滑、规则、小巧、美观,用途显然是用于装饰。这类装饰品有一部分可能是史前聚落中施展巫术的人佩戴的。原始人在生活实践中,逐渐对美产生了认识,有了最初的审美情趣,对一些特殊材料也产生了一些神秘感,所以将其制成装饰物佩戴在身上,赋予其某种神秘力量。

  价值内涵

  南宝所处的区位优势,这里一直处于一个文化通道的位置,至少有三四种文化因素共同存在于南宝遗存中。南宝遗存的发现不仅填补了内蒙东南部地区史前考古的一项空白,也为了解该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考古学文化面貌、社会发展阶段、经济形态、原始艺术等诸多方面提供了大量材料,为探讨同一时期相关各考古学文化之间的关系提供了重要线索。

  守望南宝——考古发掘与遗址管理

  要让文物活起来,把遗产用起来,是文物保护事业的重要标志。作为辽宁、吉林、内蒙古三地接界地带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南宝遗址得到了广大社会公众的热情关注,考古发掘之后如何进一步对其进行科学保护,更好地发挥遗产地的特殊作用,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自己的贡献,成为专家学者更为关注的问题。

  科学建设 擦亮名片;要将南宝遗址的保护纳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考古遗址类博物馆及相应的考古遗址公园是必由之路。南宝遗址博物馆的建设,对于妥善保护遗址出土文物的原生性,在地性,突出遗址及出土文物的展示效果,使前来参观的观众更直观地获得更多关于南宝遗址历史知识与信息具有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资料来源: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网

  https://www.nmg.gov.cn/asnmg/yxnmg/tcms/ms/fwzwhyc/202111/t20211101_192035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