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民族教育 > 民族文化传承  > 详细页面

《共进与赋能:内地西藏班35年35人口述史》摘登: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格桑德吉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12日 浏览量:

  我叫格桑德吉,出生在西藏墨脱,是门巴族。1994年我从林芝二小毕业,考入湖南省岳阳一中的内地西藏班。

  我们西藏班有个欧主任,每天都会微笑着关心我们:“适应这里的生活吗?有无不舒服?吃饱了没有?”虽接触不多,但慈祥的笑脸让我们非常亲切。我们的班主任秦丽霞老师,她自己也有两个小孩,一个上小学,一个上幼儿园,但她每天都陪伴着我们。我们上晚自习,她会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一个一个叫过去订正。我们睡觉,她也会到宿舍看一下,亲切呼唤我们为“宝贝”、“小傻瓜”。生活如何自理,学习如何用功,班主任一直事无巨细地教导我们,陪伴我们,我们同她的感情很深。当我2013年拿到“全国最美乡村教师奖”的时候,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她,她高兴地说已经知道了,还收看了颁奖典礼。

  到初三时,我对未来的选择坚定而明确。老师问我:“如果以后是去偏僻的地方教书,你愿意吗?”我说:“我愿意,我就是从偏僻的山区出来的。”

  初中毕业后,我考上河北师大附属民族师范学院。

  ……

  1998年初中毕业后,我回过一次家,6月离开岳阳,回到家已经7月了。墨脱跟我4年前离开时相比,变化不大。我去了一年级时就读的学校,教室还是我上学时的教室,一间木板房、两间教室,除了疯长的杂草,几无改变。

  附近小孩知道我从内地回来,都好奇地跑来看我。我拿出提前买好的零食糖果,发给他们吃,不少七八岁的小孩背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光着脚跑来,问我:“你是从哪里来?你叫什么?” 我说:“我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好多小孩不认识我。我问他们上过学吗,结果大部分都没上过学。我说:“你们也要出去读书。”他们连连摇头:“不敢,不去!”我内心一阵刺痛。

  那个时候虽然没有像现在一样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但当时的场景,激发了我回家的渴望。我一个人出来了,更多的人没能出来,我想,我得回墨脱当个老师,把孩子们培养出来,让他们也看一看大千世界,就是这么简单的想法。

  中师毕业后,我选择回老家。当时有人说我:“你别太傻了,难得从墨脱走出来,你还要回去吗?”婉言谢绝后,我直接回到了墨脱,直接去了教育局,明确表示希望回到帮辛乡。当时帮辛只有3名教师,要教育管理200名左右的学生。局长很高兴,我顺利回到了梦想的起点——我的故乡。

  (作者系湖南省岳阳一中西藏班初94级校友,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西藏墨脱县完全小学副校长)

  作者:格桑德吉

  资料来源:

  中国民族报,http://www.mzb.com.cn/zgmzb/html/2021-01/22/content_17316.htm

上一篇:
下一篇: